当前位置: 主页 > 现状杂志 >儿童在多语言环境成长,可促进同理心与社交发展 >

儿童在多语言环境成长,可促进同理心与社交发展

浏览量:237
点赞:798
时间:2020-06-18

在历史上,人类经常生活在多语言的环境中,例如光是印度就有1,576种语言[6],而中国境内也有上百种方言。过去的心理学研究已经有足够的证据指出︰有能力使用多种语言(包含方言)的人,即使在单一语文对话中,仍能够比一般人更有效进行语言沟通[7]。

2015年发表于5月号《心理科学》(Psychological Science)的研究更进一步的显示,沉浸在多元语言环境的孩子,不但可以使得沟通理解更加有效,也提供了孩子深刻理解不同语言间表达差异的机会,帮助孩子学会接受新观点,採取换位思考(perspective thinking),具有社会交际的优势[1]。

换位思考,即是谘商领域中的同理心(Empathy),透过设身处地理解对方,进而能够了解对方的确切需求,而达到有效的沟通与理解。姚与马克曼[8]最近的研究指出,让孩童在多语言环境(含地方方言),能让孩子充分理解别人在语言中所欲表达的观点。芝加哥大学的莎曼萨(Samantha Fan)等人最近发表于《心理科学》期刊的心理学研究,进一步提供了研究证据。

研究团队将4至6岁的小孩分为单语生长背景、部分双语生长环境背景、以及完全双语生长环境背景三组,再控制了家庭的社会经济及父母亲学历(家境多为小康,且家长多具备大学学历)等可能的混淆变项后,让孩童进行12项任务。这些任务包括要求孩童帮忙移动或拿取坐在对面的研究者所看到的物品(如图一),研究者配戴墨镜以防提示孩童物品方向,并记录孩童的眼神凝视的方向和动作,了解该孩童的选取历程及是否具备「换位思考」的能力。

儿童在多语言环境成长,可促进同理心与社交发展

结果显示部分双语及完全双语背景的孩童,较单语背景者更能够快速转移视线到研究者所指的物品。比起单语生长背景只有约5成,双语背景的孩童皆有近8成的比例能正确的完成任务。不过仍有学者[2][3][4]曾质疑此方法,认为此法仅能证明孩童就具有良好的执行能力,而非真正的能够具备「换位思考」的能力。因此在这项实验室中,沙曼萨的研究团队更加入了「向度改变卡片分类」(DCCS)[9]和「考夫曼简式智力测验」 (KBIT-2)测验来评估、量测三组孩童的的执行能力与空间智力[5]。

结果显示,虽然完全双语背景的孩童确实在这部分的能力显着高于单语背景的孩童,但也同时显着高于部分双语背景的孩童;而部分双语背景的孩童在这两个测验的能力和单语生长环境的孩童并没有显着差异,部分双语背景的孩童在任务中,依然能和完全双语背景的孩童一样有显着较高的比例正确完成任务。因此研究认为︰多语言的生长环境及经验可能会刺激人类去发展有效沟通的感知功能,促进交流的发展,而具备换位思考的能力。

此研究也开启了新的讨论︰「多元的语言环境究竟如何提升人们的沟通能力?」「人们所处的多元化社会语言环境中的哪些方面真正促进了社会交际的成功?」并推测越早接触不同语言可能可以帮助人们有效地建构出同理他人的能力,诠释别人语言中所欲表达的社交意图,健全的建立社交关係。

语言的目的是能够沟通交流,也是文化传承的重要环节。期待家长们除了让孩子学外语以外,也能让孩子多听听属于自己文化的声音,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致谢

感谢交通大学生物科技系黄植懋教授给予我本篇文章撰写的建议,并让我深刻了解科普文与科学新闻对大众及文化领域的重要性。

参考文献

  1. Fan, S. P., Liberman, Z., Keysar, B., & Kinzler, K. D. (2015). The Exposure Advantage Early Exposure to a Multilingual Environment Promotes Effective Communication. Psychological science, 0956797615574699.
  2. Bialystok, E. (1999). Cognitive complexity and attentional controlin the bilingual mind. Child Development, 70, 636–644.doi:10.1111/1467-8624.00046
  3. Bialystok, E., Craik, F. I. M., Green, D. W., & Gollan, T. H.(2009). Bilingual minds. Psychological Science in the PublicInterest, 10, 89–129. doi:10.1177/1529100610387084
  4. Costa, A., Hernandez, M., Costa-Faidella, J., & Sebastian-Galles, N. (2009). On the bilingual advantage in conflict processing: Now you see it, now you don’t. Cognition, 113,135–149.
  5. Kaufman, A. S., & Kaufman, N. L. (2004). Kaufman Brief Intelligence Test (2nd ed.). Circle Pines, MN: American Guidance Service.
  6. Registrar General & Census Commissioner, India. (2011). Linguistic survey of India. Retrieved from http://censusindia.gov.in/2011-documents/lsi/ling_survey_india.html
  7. Sperber, D., Clément, F., Heintz, C., Mascaro, O., Mercier, H., Origgi, G., & Wilson, D. (2010). Epistemic vigilance. Mind & Language, 25, 359–393. doi:10.1111/j.1468-0017.2010.01394.x
  8. Yow, W. Q., & Markman, E. M. (2011). Young bilingual children’s heightened sensitivity to referential cues. Journal of Cognition and Development, 12, 12–31. doi:10.1080/15248372.2011.539524 OfCognition and Development, 12, 12–31. doi:10.1080/15248372.2011.539524
  9. Zelazo, P. D. (2006). The Dimensional Change Card Sort (DCCS): A method of assessing executive function in children.Nature Protocols, 1, 297–301. doi:10.1038/nprot.2006.46

相关文章︰

  • 从小双语一定是好的吗?小心!你可能会害了孩子
  • 金门、马祖与乌坵三地相近,彼此的语言竟不相通?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