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网站时代 >儿童发展不是从小猪长成大猪,而是从毛毛虫变成蝴蝶──专访「亲 >

儿童发展不是从小猪长成大猪,而是从毛毛虫变成蝴蝶──专访「亲

浏览量:242
点赞:214
时间:2020-06-18

儿童发展不是从小猪长成大猪,而是从毛毛虫变成蝴蝶──专访「亲

「从前国内的童书作家位置很边缘,销量不好,愿意投入创作的人也不多;」何琦瑜说,「那是个恶性循环。」

台湾的本土童书与绘本,不但在国内市场与翻译作品分庭抗礼,在全球出版市场的能见度也不低,但在大约二十年前,情况并非如此。1987年台湾解严之后,因应政治体制转型,各个领域都有改革倡议。1988年,民间团体教育会议召开,1994年发起大游行,几个月后,行政院教育改革审议委员会成立,运作到1996年底,1998年初,跨部会的「教育改革推动小组」正式成立。

「2000年左右,台湾出现第一个绘本的黄金时期,」何琦瑜说,「当时教育部要求课外阅读进入国中小学,编列购书经费、安排阅读活动。当时大多数绘本都是翻译书,海外版权不贵,几家长期经营童书市场的出版社都以外版书为主。」

《天下杂誌》1996年开始每年固定推出「教育特刊」,市场反应热烈,「当时教育特刊谈人才发展,不是财经领域的读者也会有兴趣,而且市场上没有类似的资讯。」何琦瑜说,「因为出版教育特刊,就有人询问老闆要不要做童书,他对这个领域并不熟悉,所以意愿也不积极。」

何琦瑜在《天下杂誌》担任科技线记者,当时正打算递辞呈待在家里照顾初生的孩子,主管问她对童书有没有兴趣。「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有点像老闆摆在心里很久的想法,原来也就是问问,再加上那时有些本来不做童书的出版社也投入童书市场了;」何琦瑜笑道,「我觉得可以带小孩又可以读书好像很不错,就说来研究看看。」

一如科技线记者必须对相关产业与市场通盘了解,何琦瑜花了大半年,从童书出版社到销售通路、从创作者到周边商品,做了全面的访问及研究,分析市场样态及形成脉络。「2005年决定投入市场时,很多人都在问,」何琦瑜说,「市场就是这样了,《天下杂誌》这样的品牌要进来干嘛?」

事实上,何琦瑜从「本土自製书稀少」及「本土作者地位边缘」二事当中,看到了与众不同的机会。

「第一是我决定本土自製的书要有50%以上,同时要用企划方式协助创作;」何琦瑜说,「童书必须符合儿童的生活情境,我相信本土作者能发挥这方面的优势。第二是原有童书出版社着力的是阅读金字塔尖端的读者──挑选国外得奖作品、训练故事妈妈,从文学性、艺术性等等方向去谈那些童书,这虽然会产生影响,但接触不到中产家庭的家长。中产家庭有很多双薪家长,他们也有阅读和帮孩子选书的需求,可是不见得有空参加那些活动,也不知道该怎幺选书。不过,这些家长,正是《天下杂誌》原来的目标读者。」

从这两个角度切入,何琦瑜在新品牌「亲子天下」做的第一个企划,是与国内童书作家哲也合作的「字的童话」系列,「锁定小一到小四、小五的孩子,找参考资料,製作这个年龄层需要的桥梁书教育内容,然后把这些材料和结构提供给创作者,让他们发挥、创作故事。」第二个企划则是翻译书「我的感觉」系列,「这是儿童心理谘商师写的,关于情绪教育的内容,我以符合中产阶级家长的需求导向来决定出版方向,而非文学导向。」

也就是说,何琦瑜精準地观察到,在教育转型的过程里,大多数家长需要的,一是适合带领孩子从绘本阅读进入文字阅读的「桥梁书」,另一则是为家长、甚至老师提供协助的作品。

「因为在出版业工作的人常是heavy reader,所以常会忽略一件事:大多数人在成长过程里探索阅读的时候,不见得『过得去』。」何琦瑜认为,阅读虽然是「自我教育」最方便也最便宜的途径,但不是每个人都知道这件事,而没有养成阅读习惯的家长,自然也不知道怎幺替孩子选书。「小学三年级之前是learn to read,我们学习文字的意义、理解文章;三年级之后,就变成read to learn,透过阅读能力去学习,数理也好文史也好,都要靠阅读能力学习。所以阅读能力好的人,成长就会开始跳阶,但阅读能力不佳,就会遇上『阅读之壁』。」

这两个企划奠定了「亲子天下」的特色和基础,2008年起更透过杂誌,谈教育的需求和重要议题。一方面以系列规划的方式,在创作适合不同年纪儿童阅读的书籍时,培养本土作者绘者,另一方面也让孩子容易养成阅读习惯、让家长方便选书。

精準的定位带来热烈的市场反应,何琦瑜开始做了更多尝试,例如找成人书的作者跨界创作,或找专家转译知识类书籍,不但为孩子提供读物,也为家长老师提供协助。

「当年投入市场时被问到『要进来干嘛?』,其实我不是想要抢市场,也不是想试试看打游击战,而是觉得需要沟通。」何琦瑜说,「各国的教育都在变化,全世界山雨欲来,只有台湾不为所动。我想触动教育界,打破某种阅读菁英形成的小圈圈。」

科技快速发展影响了教育现场,「亲子天下」对于电子书、有声书的尝试也相当积极。而过往老师每年都用一套教材应付的方式已经行不通了──事实上,现在老师也成为必须时时保持学习状态的人。「所以『亲子天下』的另一个核心,就是和老师家长沟通这些事。」何琦瑜说,「教育不是填香肠,长远来看,我们要让孩子有自我学习的动机和能力;而要诱发他们的学习能力,设定问题就比提供答案更重要。」

何琦瑜表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报告提及,十九世纪教育的目的是大量快速培养劳工,以完成各种国家发展计划,「但现在的教育目的是帮每个人自我实现、在各自的人生里安身立命。经由教育,人人都不需要放弃自己的人生,但也不需要人人为了经济发展都去做一样的事。」

「亲子天下」的品牌及杂誌成功之后,开始有其他出版社倣效,「我觉得有更多人加入不是坏事,不过儿童发展不是从小猪长成大猪,而是从毛毛虫变成蝴蝶,一个完全变态──把给蝴蝶的东西给毛毛虫是没用的,不是把字数减半、内容变浅的书就是童书。」何琦瑜想了想,「其实我这十年只做一件事,就是专注地和父母、老师及小孩分众沟通,就销售成绩来看,也有很多做错的时候。但我们就是想办法在与市场持续沟通过程中,学习修正再出发,慢慢走到对的路。」

提供孩子养成阅读习惯的养份,同时协助在这过程中必须一起充实自己的家长和老师,「亲子天下」深耕的,其实是「阅读」在一个人成长时期里最根柢,也最重要的部分。

►►去看十月店长何琦瑜!

上一篇: 下一篇: